关于苦厄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8:41
  • 人已阅读

  临近学考的一段时间,由于心绪有所转变的缘由,耽溺上佛经。

  会腾出一整节课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抄,然后下课很兴奋的拍拍同桌的肩膀告知他:“嘿,你看,这是我方才抄的哦!”

  同桌总是鄙夷的看我一眼:“你是太空了么?闲着还不如读读书,做做卷子。”

  我横他一眼:“哼!不懂情调。”

  佛曰:“万物皆空,度十足苦厄。”

  总听晚辈说这个世界有若干若干暗中,有若干若干人糊口在魔难中。

  我却是认为这些人有点傻。

  既然这个世界有这么多魔难,这么暗中,那你们还怎样苦的在世干嘛?

  倒不是说我对他们有所歧视或者说我认为他们基本不该在世然后不放在眼里性命甚么的,只是认为有些时分早些摆脱也不是甚么坏事。

  若是性命中禁受过一次魔难就算积一次德的话,这些糊口在魔难中的人应当已积了不少德了。

  积够了德,那便成佛好了。

  这便到了摆脱的时分了。

  有的人这时分就不平了 ,说如许子遇到暗中遇到魔难便逃就像缩头绿头巾一样,一点都不人应当有的傲气与节气。

  从哲学的立场上来说,这也并不是不能够。

  毕竟,佛这类货色只不过是释迦摩尼被神化以后再加上后人的设想从而产生的一种货色。

  说到底,我对这些货色也不过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已。

  然而,这又有甚么关系呢?

  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我本身对这个世界上苦厄的意见,不那些学者来的深奥,弄欠好那些业余的佛教研究者看了还会笑我肤浅。

  发小说我有些走火入魔了,佛这类货色有甚么可托的?

  我挑眉:“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发小语塞,半晌说了一句“你咋不入地呢?”

  我:“功德未满没法入地。”

  发小:“你能不能说句人话。”

  我笑:“不成说。”

上一篇:婚礼的祝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