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卡尼”号驱逐舰驶离黑海 指挥官称希望再来

  • 文章
  • 时间:2018-12-19 18:18
  • 人已阅读

《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其中一册的内文。上官云 摄 北京7月20日电(上官云)“你来看,这是那时一名战犯池田丰的亲笔供词。在侵华时期,他明知两名中国人是父女关连,还强迫父亲去强奸女儿。这样的罪行,已是反人类了。”18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会议室内,中华书局文化遗产分社副主编许旭虹打开了《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第二辑中的一册,指着其中一页对(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说。她的声音轻轻股栗,几乎说不上来。 据悉,《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分一、二两辑,全书120册,共收录战犯842人的笔供,涉及笔供档案近63000页,绝大局部档案属初次发布。这些笔供,也记载了日军侵华时期犯下的种种罪行――用许旭虹的话来说,是“令人发指”。   《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第二辑中的一册。上官云 摄  《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的成书、出书,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前后历时约三年光阴。许旭虹说,在2014年12月,他们接到了出书《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的使命,“包含我在内,我们项目组一共有四位责任,两位谋划,很快投入事情中”。 在此之前,处所档案馆已做了很多前期事情。许旭虹先容,作者方处所档案馆已做了非常详尽的整理事情,先让书有一个基础体例,“然后我们跟作者方就体例举办反复讨论,优化并终极确定体例,再举办、加工、校对,最后成书”。 “收到稿件,需将纸样与电子原稿审阅。对稿件举办加工,将待商榷的问题与作者方处所档案馆沟通。双方都有专人负责稿件的交代事务。每一步都要严谨、有序地处置,必须包管书稿的高品质出书。”该书另一位责任刘楠回忆道。 《处所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战犯笔供选编》中北岛吉人笔供(局部)。中华书局供图 本书责编李晓燕泄漏,一开始人人认为是影印稿,中文撮要和英文撮要也都不外几百字,难度不会太大,但接触后才发觉想得太简略,“我们都要把问题汇总后反复与处所档案馆核实、确认。整个过程应了一句老话‘事非经过不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