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橡皮和纸字

  • 文章
  • 时间:2019-01-19 11:01
  • 人已阅读

4日,德云社接连迎来两件丧事:下午于谦在北京动物园公布旧书《玩儿》,晚上郭德纲在德云社三里屯戏院喜收八徒。 当晚,郭德纲在德云社三里屯戏院喜收王九龙、杨九郎等八位“九”字科的师傅。整个收徒典礼冗长、喜庆,师傅们送上书画等礼品,并无行传统的叩首礼。在后盾接受采访时,郭德纲说:“我们这是新事新办。磕甚么头啊,让人传出去还说咱这是黑社会呢。” 对收徒的尺度,郭德纲称师傅在精不在多,“要是想拜我的都收下,这每一年两三千也挡不住啊。再说了,收那么多师傅干嘛?又不是收来打架用的”。被问及若是被师傅变节会怎么办时,郭德纲乐着说:“那能怎么办,含泪祝愿吧!” 聊及央视春晚的话题时,郭德纲和于谦都不肯多谈。于谦说:“不是不想聊,要害聊甚么呢?这事该问春晚剧组。莫非让我俩坐在屋里想‘本年该弄个甚么节目上春晚了’?这都没影儿的事。”